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财经快讯

百亿富豪赵涛发家史:20分钟让瘫痪6年患者“站起来”

发布时间:2019-10-01
据《洛杉矶时报》、《每日邮报》等多家媒体报道,在近日持续发酵的美国大学招生丑闻中,来自中国上市公司步长制药的董事长赵涛及其女儿也被卷入其中。
上述媒体报道称,赵涛花费650万美元使女儿Yusi 'Molly' Zhao(以下音译为“赵雨思”)进入斯坦福大学就读。目前,其已被斯坦福大学开除。
帆船运动特招生?


每日邮报报道称,斯坦福大学的帆船教练John Vandemoer于3月12日出庭受审。在庭审中,关于赵雨思的细节第一次被曝光。
法官表示,2017年年底,中间人辛格给了帆船教练John Vandemoer一份申请表,作为远动员招募程序的一部分,辛格伪造了错误虚假的运动员档案,让人相信这名申请者就是一名真正的帆船运动员。
“即便John Vandemoer没有以任何方式帮助赵雨思,但申请者伪造的帆船运动员信息成了她最终被斯坦福大学录取的部分原因。”法官还指出,在赵雨思被录取后,辛格向KWF慈善机构提供了50万美元。这笔钱将用于斯坦福大学的帆船项目,由帆船项目教练决定如何使用。
同时,据上述媒体报道,赵雨思2017年被斯坦福大学录取,她所学习的专业为心理学和东亚研究,并希望在未来进入中国政府工作。在该丑闻曝出后,斯坦福大学立即采取行动,于3月末开除了赵雨思。《斯坦福日报》报道了一学生于3月30日被开除的事情,未指明该学生为赵雨思,但所给出的开除理由为在个人申请中提交了虚假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在事件发酵以后,有网友发现名字同音的赵雨思于2017年曾在斗鱼平台直播,以“美国高考状元”的头衔分享考上斯坦福大学的经历。目前尚未能够证实两位赵雨思是否为同一人。
步长制药系家族企业
5月2日,红星新闻记者尝试联系步长制药,其药事总监表示对此事不知情;同时,红星新闻记者尝试拨打步长制药董事会秘书电话以及官网公开电话,均无人接听。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根据营业执照,其主营业务是片剂、硬胶囊剂、颗粒剂、丸剂(蜜丸、浓缩丸、水丸、水蜜丸)、口服液。
据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披露,53岁的赵涛为步长制药董事长,国籍为新加坡,有二十余年的医药行业工作经验,具备丰富的医药理论和实践经验。目前赵涛还兼任步长(香港)董事、首诚国际(香港)董事和大得控股董事等职务。

资料图:步长制药的董事长赵涛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步长制药为家族企业,最初是由赵步长、赵涛父子共同创办。目前,赵氏家族中有多位进入步长制药任职。
据证券日报于2018年8月报道,除了赵步长的长子赵涛,其二儿子赵超目前担任步长制药总裁,大女儿赵骅任采购副总裁,小女儿赵菁2012年起任公司董事,2017年起任公司副董事长。而据步长制药财报披露,赵骅为赵涛姐姐,赵菁为赵涛妹妹。
而据《商界》报道,赵步长曾为家人们制定了严格的家规:重大决策家族成员集体发表意见,日常管理各负其责,不许插手职权以外的部门;每名家族成员只能提供一份工作,根据各自能力大小安排不同的岗位;家族成员违反规定,加倍处罚。
在家族壮大至第三代以后,步长制药现任实际控制人赵涛又设立了一条家规。
据《中国慈善家》报道,赵涛要求家族的第三代成员每两年必须参加一次“共铸中国心”活动——系赵涛发起的“共铸中国心”基金活动。
该报道称,赵涛的女儿赵雨晨在2016年参加“共铸中国心”活动时曾提出要为一所学校捐赠30台电脑。“我觉得孩子从小有这种仁爱之心,长大了就会有社会责任,就不会干坏事,一定会干对社会有益的事。”
上述报道还称,在赵涛的记忆中,赵雨晨在2008年奥运会时就做过义工,“我觉得家族要有这种基因。”赵涛认为,步长制药作为一家家族企业,财富传承需要依靠家族精神,而慈善则是最佳切入点之一。
目前,记者尚无法证实赵雨晨与赵雨思的关系。
被“神”化的起家史
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在多个权威媒体的报道中,赵步长、赵涛父子的起家史都被“神”化,且部分细节有所出入。
据《证券日报》报道,1992年,在新加坡期间,赵涛用自己的医术90天赚了90万美元,这是他人生第一桶金。随即,他用90万美元与父亲一起创业,成立步长制药。
而中国青年网的相关报道《善步者长: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的“中庸之道”》对这90万美元有了更详尽的报道。
报道称,赵步长和赵涛父子于1991年应邀参加在新加坡举办的全球中医结合会议。会议期间,组委会安排了一次中医针灸治疗,赵涛给已经瘫痪在床6年的刘亚美做了20分钟的针灸治疗后,刘亚美奇迹般地从病床上下来走路了。随后,有4000多人慕名前来求医,赵涛在三个月内赚了90万美金。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从上世纪90年代起,步长制药就很注重宣传营销。
据《证券日报》报道,在步长制药创办之初,公司的月回款仅有8万元。到1994年,步长制药开始着手打局部广告,花了200万元的广告费,之后企业的月回款达到了200万元。1994年,步长制药的总收入为500万元,而到1996年,步长制药的销售额就达到了4亿元。
综合《证券日报》及《商界》报道,赵涛在发现局部广告无用、销售业绩出现疲软后,他提出要在全国二十家卫视播放联动广告,破除公司内部阻力后,他将数千万元的广告费砸向各省市卫视频道。
另外,红星新闻记者翻阅步长制药2018年年报发现,其销售费用为80.36亿元,其中,用于渠道及宣传的费用为1.77亿元,市场、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高达74.86亿元。
而相比其他同类型企业,云南白药在2018年度的销售费用为39.22亿元,且无所谓的“学术推广费及咨询费”,对于该项费用,步长制药在财报中并未给出具体解释。
公开资料显示,步长制药主要从事中成药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涉及心脑血管疾病中成药领域,同时也覆盖妇科用药等其他领域。

步长制药公布的2018年销售费用明细
其中,仅在心脑血管领域,步长制药通过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四个独家专利品种,在2018年的合计收入达到91.43亿元,占全年总营收的66.91%。
据其2018年年报,步长制药2018年实现营业收入为136.6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88亿元。
{{wanzhanqun_analysis}} {{website_analysis}} {{website_copyright }}